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千岛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90054|回复: 852

[小说] 淳安人在杭州15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17 17: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题记:在混迹杭州近15年的时间里,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故事。现在我把这些经历写出来,希望能与各位老乡一同分享我的酸甜苦辣。
《混迹杭州15年》之一 初到杭州
      1994年8月,那年我刚好20岁,我和双胞胎的弟弟同时考上大学,我被杭院学院录取,我弟弟被浙师大(浙江教育学院办学点)录取。双胞胎兄弟热爱教育事业,同时考上师范院校,成为当地的美谈,淳安报和千岛湖之声都进行了报道。我们年迈的父母也露出了欣慰幸福的笑容,但随即沉重的学费负担又让他们的眉头紧锁.我们兄弟俩读完高中,家里早已是一贫如洗,再也负担不起我们沉重的学费了.爸妈为这学费的事费尽了心思.爸爸脸皮薄,不敢到亲戚家借,只能靠我妈去求所有的亲戚,最后经过妈妈几天的奔波,才终于勉强凑足3000元。
    怀揣着三千元,我和我弟弟在哥哥的带领下出发前往杭州。
    那天,天渐渐破晓,银灰色的天空镶着几颗残星,大地如同笼罩着一层银灰色的轻纱,整个村庄如同梦境一般。此时,周围万籁俱静,只有我们走在乡村小路上发出的沙沙的声音。我的心情既兴奋又有点伤感。兴奋的是我寒窗苦读十余载,今天终于可以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可以去看看那令人神往的人间天堂--杭州西湖,伤感的是我就要离开我们那年迈的爸妈,离开生活了20年的故乡。
    天亮时,我们到了汾口汽车站,我们并有直接买到杭州的车票,而是买了到衢州的汽车车票,然后到衢州乘火车前往杭州。因为凭录取通知书,火车票可以减半,我们可以省下些路费。在火车站,第一次见到了火车,我感觉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那么新奇。还碰到了一些和我们一样去上学的学生,有一个竟然和我弟弟是同一所大学,和他们在车上说说笑笑,消除了我们旅途的疲劳。这是我第一去杭州的路线,也是唯一的一次路线,从此再也没有去过衢州。
    到了晚上6点多,火车到了杭州城站。当时天空下着雨,灰蒙蒙的,一下火车,还没有来得及欣赏城站的模样,我们就背着行囊寻找11路车站。就这样,我们踏上了杭州这片美丽土地,我将在这美丽的土地上生活四年。在11路车站,我看到车上的投币箱上写着“请投币”,我还以为是要投硬币,害的我们到处换硬币。感觉那时的我,真的好单纯,好傻。我们好不容易挤上11路车,感觉人真多呀!我们的行李很多,尤其是我弟弟的床上用品,棉被,垫被,枕头等等。乘客们都对我们投来异样的目光,我从他们的眼光中看到鄙夷的神色,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他们的不友好。
    快到上宁桥时,我们看到前门比较空,就往前门挤,这样到站下车时,方便些。我们那时压根不知道前门上车,后门下车。车到站了,我们也挤到门口了,正准备下车。只听司机大声的呵斥说:“谁叫你们往前门下去的,给我从后门下去”。被司机一声呵斥,我们也是一头雾水,一片茫然。
      “说的就是你们,听不懂吗!”司机用手指着我们,大声呵斥。我终于明白他说的是我们。
    我哀求他说:“你就让我们下吧,我好不容易才挤到门口,而且东西又这么多。”
   “不行,你们给我回去。”司机断然拒绝了我们的哀求。
   “这么多人,我们怎么挤呀!”我还希望司机能网开一面。
   “挤不进,也给我挤。”司机这次几乎是扯着嗓子在对我们说。所有的乘客都看着我们,眼神更加鄙夷,我感觉我们兄弟三人就是城市里的盲流,没有人欢迎我们。
    好不容易下了车,路人告诉我们说,穿过求智巷就到了浙江教育学院。我们三人走在漆黑的小巷,心里直发麻,感觉路好小,巷好长!好不容易走出小巷,看到的是繁华的文三路(在当时的眼里是繁华的),两边到处是商店,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商店。沿着文三路走了一会儿,心里一直犯嘀咕,学校边上不可能有这么多商店的。我当时认为学校总应该是建在清幽的地方,而不是在那么热闹的地方。我们又原路返回,其实我们只要再多走10米,就到了学校门口。
    经过几次折腾,终于找到学校了,那时已是晚上8点多。学校的老师很热情,给我们一种家的感觉。老师得知我们没地方住,就让我们先住在寝室,学生第二天才报到,寝室都没人。我们兄弟三人那时才感觉到肚子早已呱呱叫了,拿出妈妈给我们烙好的玉米饼,狼吞虎咽的吃起来。这是我在杭州的第一顿晚饭,而且是我妈妈亲自为我们做的。在寝室,我们兄弟三人就随便的在床板睡了一晚,也许是太累,我们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这是我在杭州的初夜。
(更新中)

评分

参与人数 7威望 +55 金钱 +45 收起 理由
土铳 + 10 前面加的分怎没显示,再加,理解万岁!
西子 + 10 + 10 精品文章
一世漂泊 + 10 + 10 再次欣赏,加分鼓励。
jiangyong + 5 + 5 让我想起来自己读那大学的时候,也是一次进 ...
午夜梦回 + 5 一直在看,期待下文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9-1-17 17: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混迹杭州15年》之二   踏进校园
     9月12日 ,背着简单的行囊踏进了杭州师范学院分部的大门。
    学校门口早已被前来报到的学生及家长围得水泄不通,非常吵杂,还夹杂着各个地方的方言。一幢三层楼的木结构楼房前,摆着几张桌子,上面写着报到注册处、收费处、领生活用品处等,每一处都有年轻的工作人员热情的为我们提供服务。我对一位年轻的女老师说老师好,我是中文系的,叫徐某某,来报到了。那位女老师愣了一下,没听明白我说的啥,我对她又说了一遍。那位女老师很无辜地望着我,我以为我说话声太小了,而她听力又不是太好,于是提高了分贝,大声地再一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周围的人唰地一下全看着我,看怪物一样,我心想你们看什么啊?转而又一想,明白过来了,我刚才那分贝跟吵架的架势差不多,看来不能怪他们。看那女老师的表情估计还是没弄明白我的意思,我正想跟她解释一遍,然后我耳朵里就飘进来一句让我差点晕倒在地的话,同学请你说普通话好吗?我听不懂你的方言。我一阵狂晕,竟然说着一口纯正的淳安汾口话,也许是太激动,也许是太紧张的缘故,连普通话都忘记说了。当时,我的饿脸早红到脖子根了,幸好我皮肤黑,看不出来,要不人家以为我是关公他老人家后代呢!我每到一处,都怯生生地说:老师好!但他们也都只是微笑着,并不答应我,但有时又觉得他们笑得很诡秘(第二天上课才知道,他们竟然和我们是同班同学。我晕)。
    等到交学费时,我才想起我的钱还藏在我的内裤里。离开家时,妈妈怕我们把好不容易才凑齐的学费给弄丢了,便把我们兄弟俩的学费都缝在各自的内裤里。我羞涩地对老师说:对不起,我去趟厕所。他们一脸惊愕的望着我。
     我们的寝室只有十几个平方大小,木质地板,踩上去吱吱作响,真担心木板会塌陷下去,直接掉到一楼。窗户上的油漆都已经剥落,好像显示出一副年深日久的样子。两边放着三张高低铺,中间放着三张大桌子,墙角放着一个行李架和一个脸盆架。这寝室拥挤不堪,连个转身都显得十分困难。难道我将在这个破旧、拥挤的寝室住上4年吗?这是我想象中的大学生活吗?心中一阵郁闷。
    一切都整理完毕,怀着心中的郁闷,在校园内闲逛起来。这时我才看清整个校园的真面目。学校大门正对着的是一幢三层楼的木板结构的楼房,屋顶上是琉璃瓦,在太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墙壁是浅黄色的,显得很大气,很庄重。整幢楼,雕梁画栋,古色古香,很有文化气息。一楼是图书室和中文系专科班的教室,二楼是中文系本科班的教室,三楼都属于美术系,整个杭师院分部只有中文和美术两个系。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幢楼。教学楼的左边是破旧的阶梯教室和语音教室,右边是一条南北走向的林荫小道,一直通向学生宿舍楼和食堂。学生宿舍楼是两幢青砖黑瓦的古朴建筑,与教学楼显得很和谐。教学楼后面是一个小型足球场。望着这袖珍型的校园,心中不免有些失落。难道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大学吗?难道我寒窗苦读十余载换来的就是这破旧的校园吗?我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清新爽朗,脆声声地,好听极了。
    “喂,同学!食堂往哪走,我想打点开水。”
    我抬眼一看,原来是一位有着一双大眼睛的漂亮女学生站在我面前。她的眼睛是那么的清澈透明,犹如一泓湖水。一张娃娃脸上镶嵌着两个迷人的小酒窝,嘴唇红红的、薄薄的,丰润而有光泽,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我真想吻一下,但是我不敢。她的美丽是天生丽质的那种,不用一点儿的修饰,皮肤白嫩,手指一掐,仿佛能掐出水来。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我呆了很久才晃过神过来,用手指了指前方。她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了下来,头微微一低,然后蓦地转过身,莞尔一笑,飘逸的长发随着她的转身,轻轻的拂过她的脸颊,动作是那么轻巧那么飘逸,我还以为她根本没有重量。此时阳光正从树枝的缝隙中照射在她身上,感觉那时她美极了。她的声音暖洋洋的,恍若螺纹线似的转动,“我叫芸,中文941班。"

 楼主| 发表于 2009-1-17 17: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混迹杭州15年》之三  迷失在杭城街头

    就这样我认识了我们班上的第一位同学芸,也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芸,但是我把这种喜欢深深的埋在心底,不敢表白,因为对于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的我来说爱情是一种奢侈品。天天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生活、学习,却不能表露出对她的爱意,这简直是一种折磨,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虽然如此,但并不妨碍我和芸成为好朋友。
    之后就是为期十五天的军训。军训,那个累啊,岂是用语言能形容得了的。我们的教官天天带着我们苦练军事技能,除了立正、稍息、四面转法、跑步、正步就是在30多度的烈日下晒日光浴了。军训的最后一个项目是拉练,跑步到留下部队,然后去打靶场练习射击,每人五法子弹。同学都很希望到时能摸一摸真枪,能真枪实弹的射击。这是对这次军训最大的奖赏。没想到军训最后一天,我感冒发烧了,在床上迷迷糊糊的躺了一整天,我甚至还迷迷糊糊的梦到在射击场,我英姿飒爽,百发百中,迷倒一大片。我到现在都没摸到到过真枪,真遗憾呀!这场病来的真不是时候。
    军训之后,就是国庆三天假期。同学们都作鸟兽散,早跑的无影无踪了,寝室空无一人。我打算和我弟弟一起去在杭州火车东站附近打工的姐夫那去玩。我刚走在文二路上,就看到弟弟从对面的浙江省团校门口走来,我赶紧,挥着手对他大声喊着“:我在这边!快过来!”没想到一辆夏利出租车突然停在我面前停下,我正感到很纳闷时,司机摇下车窗,笑眯眯的说“:你到哪?快上车!”
    “我要去东站!我没说要坐你的车呀!”我很吃惊回答。
    “不坐我的车,你招什么手呀?十三点!”司机愤愤地说。
    “嗖”的一声,出租车一溜烟的跑了,只留下发呆的我。我挥手和弟弟打招呼有错吗?在农村我们都是这样打招呼的呀!心里一阵郁闷。
    后来我和弟弟在上宁桥上了10路车,到武林门下车,然后准备坐28路车到火车东站。正在找28路车站时,来了一个骑三轮车的人,看上去差不多50岁,头上戴着顶旧草帽,穿着件白色的汗衫,胳膊上的皮肉有点松弛了,被太阳晒成驼红色,裤脚挽到膝盖上,脚上是一双破旧的解放鞋,这一切都像是在暗示着他在这个城市生活得很艰辛。他看上去,很淳朴,很善良。
他和那个司机一样,都是笑眯眯的。
    “小伙子,你们要到哪去?”
    “我们去火车东站,我们不坐你的车。”我吸取了前面的教训,怕再次被别人无缘无故的一顿骂.
    “还是我带你们去吧,很便宜的,你们两个人只要三元就够了。””三轮车车夫很热情的说。
    “到东站,路途有些远点的。三元,就够了吗。”我疑惑的问。
    “是的,我还可以直接帮你送到,你坐公交车还要等好长时间,我马上就出发的。”车夫显得更热情了。
    “我还是坐公交车算了。”我还是不放心。
   “你们还是坐我的车吧,你们还不相信我吗?我也是从农村来的,还会骗你们不成。”
    听车夫这么一说我们也心动了,再说看看这个车夫也是个老实人,不会骗我们的。于是就坐上了三轮车。可是这个车夫,带着我们转了几个路口,到一个车站停了下来,说到了。
    我抬头一看,这还不是在武林门吗?
    我气愤的说:“你不是要把我们送到火车东站吗?这不是还在武林门吗?”
   “对呀,你们现在可以坐28路,可以直接到火车东站呀!你们只要再出1元就够了。”我突然发觉车夫是那么的无耻,真是披着羊皮的狼。我知道我们是上当受骗了,都怪我们自己贪小便宜,以为天上会掉馅饼。
    我们虽然很气愤,但是还是上了28路公交车。可是一听到喇叭说终点站玉泉站到了,我们才知道我们坐错了方向,都是刚才气昏了头,连方向都没搞清楚就上车了。好在是28路车是环线,我们只能继续前行。
    在姐夫那玩了三天,又坐28路返回,武林门下车。准备坐10路车到学校时,可是找了半个小时都没找到10车车站。真晕呀!那天三轮车车夫才骑了几分钟的路程,我半个小时都还没能找到。后来终于看到了10路车缓缓的驶来,我就在公交车后面跑。我想,这样我总能找到车站。车子一停,我到车站一看,原来到文二路路口这一站了,到我们学校也才只有一站路了,真晕呀!最后还是走路到学校。
 楼主| 发表于 2009-1-17 17: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混迹杭州15年》之四   我是特困生


     国庆假期后,便开始开始上课了。我们中文941班只有12位男生,女生有却有25位,而且个个都是美女,其他系的男生都很羡慕我们中文系。我们每天按时起床,洗漱,上课。遇上有没课的时候了,便买上一些瓜子和几副扑克,回寝室一边狂侃一边打红五。我们12个男生天南地北,天文地理啥都侃,当然侃得最多的是女孩子。但是从来没有人侃到芸,我感到很疑惑,难道是我们班美女太多了,难道是芸在他们眼里太不出众了,难道是他们的审美观点有问题,我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得我出的结论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虽然如此,芸,依然是我心中的维纳斯。我们男同学胡侃时,偶尔会有人被捉弄笑话一番,无人能幸免,后来便得出一个结论:中文941班没有一只好鸟。那时大家也都承认自己很坏,在万分之一秒内没有持反对意见的。但在得出这个结论零点一秒之后,老大条件反射一般拍案而起,为自己辩解:谁说的?我就是好鸟!得,中文941班出了一只鸟,打那以后,我们对老大的称呼改成了周鸟了。如今周鸟已在富阳市一所重点中学当上了教务主任,去年他和一些德育校长一起到我们学校参观,我碰到他时,称他为周鸟,还是那样的亲切,感觉又回到了大学时代。
    在以后的时间,日子好象波澜不惊,大家很平静地上课,吃饭,侃大山,然后睡觉,生活很有规律。一天,辅导员袁老师对同学们说,如果家里经济比较困难,可以提出特困补助,利用业余时间在学校勤工俭学,每个月可以有50元补助。当知道这个消息时,我考虑了很久,到底要不要申请。如果申请了,我将永远被贴上特困生的标签,我今后将如何在同学面前抬起头,同学们会看得起我吗。为此,我曾转辗反侧,难以入睡,第一次在大学里失眠了。但想到年迈的父母为我们的学费付出的艰辛,想到我们在学校勤工俭学靠的是自己的力气,想到父母节衣缩食为我们省下的生活费,心里便坦然了很多。第二天就把申请书交给了辅导员袁老师。袁老师很热情,一点没有看不起我,还热心的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去找他。我心里感觉暖暖的。开学时我和弟弟各自交完学费后,每人留了100元,其余剩下的750元,都存在文二路的一个储蓄所里。这是750元是兄弟俩这一个学期的伙食费和回家的路费。
     成了特困生之后,就开始勤工俭学了。我的任务是每天清早去给晨跑的学生在晨跑卡上盖章。每天一大早我就起床,骑上从芸那借来的自行车到上塘河这个地方给历史系的学生盖章。在当时,在校园里有辆自行车,绝对是个奢侈品。
     一天早上,我正在埋头给学生盖章时,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来:“可以多给我盖几个章吗?”我抬眼一看原来是有着一张瓜子脸,双眉修长,皮肤白皙的女学生。
    “我们不可以给你们多盖章的,除非你有请假条。”
    “请假条,我有的,你就帮我多盖几个吧。”她眨着美丽的大眼睛,望着我,希望我能答应她的请求。
    “不行的,我们要看病假条的。你把病假条给我看看吧。”我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对她说,其实心里早就想给这个美女盖章了。
    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从口袋里摸出了请假条,很不情愿,但又有点难为情的递给我。
    我拿来一看,上面赫然写着“痛经,同意请假三天”。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痛经”两个字,我当时脸上火辣辣的,手都再抖。赶紧把请假条还给了她,马上给她盖了5个章,这样她就五天不用跑步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有天早上,我醒来,一看手表刚好是6点半,有点迟了,我一般都是6点起床的,同学们跑步是6点半。我赶紧把我们同寝室的同学叫醒,说都起来了,跑步去了。因为平时都是我叫他们起床的.他们都很快穿好衣服,起来了。一位同学,打开窗户一看,说外面怎么黑呀。我觉得也不对劲,再看了一下手表,原来是深夜12点半,我看成早上6点半。同学都瞪大眼睛看着我,恨不得把我剥了皮生吞下去。我赶紧躲在在被窝里,大气不敢出一声。从那以后这件事成了我们寝室的笑话。
 楼主| 发表于 2009-1-17 17: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混迹杭州15年》之五   第一次做生意

    我们兄弟俩,所有的存款只有750元,这是我们一个学期的生活费。我们商定每个月支取150元,平均75元一个人,这样学期结束时我们还有150元,可以作为我们回家的路费和寒假的开支。好在我们师范生每个月都有30元的补贴,加上我勤工俭学50元的补贴,每个月所能支配的钱也就150元左右。
     人无算盘一世穷,所以对这150元的生活费,每天都精打细算,把每天的开支账目记得清清楚楚。在第一个学期,从来没有买过一次荤菜,吃的最多的是冬瓜,从没有给自己添置过一件衣物,全中文系穿得最朴素的可能就是我了。记得一次,我到我弟弟学校去玩时,在西溪河下的一个垃圾房外看到一双被人丢弃的球鞋,即使是被人丢弃的,但也比我脚上的鞋子强多了。我捡起来拿到寝室洗了洗,晒了晒,这双球鞋伴随了我一学年。
     虽然,我每天精打细算,但是到月底,我经常身无分文。穷则思变,变则通,我一直想改变这种入不敷出的现状。12月份的时候,机会终于来临。一天,有外校的学生到我们寝室来推销贺卡,同学们都争相购买,一抢而空。(那时我们圣诞节元旦等节日还流行送贺卡,不像现在短信、电子邮件、电子贺卡盛行)。我当时就想,我何不也去进些贺卡,也到其他学校去推销呢!一则可以锻炼自己,二则可以赚点生活费。第二天就马不停蹄地赶到汽车东站,直奔小商品市场。和小商贩们一阵讨价还价之后进了100元钱的贺卡,进价大概在三毛到五毛之间,这样看来这一趟我大概可以赚200元左右,这够我一个多月的生活费了。
     满怀希望回到学校,吃过晚饭我就开始推销我的贺卡了。第一站,选择杭州大学。杭州大学离我们学校近,而且学生多,学生宿舍也多。我把所有的贺卡装在一个塑料袋里,然后满怀信心的走进学生宿舍。可是刚到寝室门口,我心里就发虚。看着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学生,我的双腿都在发抖,手中的塑料袋似有千斤重,感觉自己像是外星人,突然闯入了他们的地盘。有些学生看了看我,我都不敢直视他们,一直低着头,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小偷,鬼鬼祟祟,真想扔掉贺卡夺路而逃。但一想到,如果我能把贺卡全部推销出去,我这个月的生活条件将会有很大的改观,便又鼓足勇气,抬起有点僵硬的手,轻轻的敲了敲门。没有反映,我就加点劲继续敲。
    “进来!”突然,一声很大的声音,从寝室传出,吓得我心脏都要跳出来。
我轻轻地推门而入,探头望去,8位学生都围坐在一起打扑克,他们都停下手中的牌,齐刷刷的看着我。
    “你找谁?”其中一位学生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我。。。。。。来找你们!”我发觉自己竟然有点口吃。
    “找我们?”他们露出一副疑惑的神色,吃惊的问道。
    “不。。。不是。。。来找你们的。你。。你们要贺卡吗?”
    “什么?贺卡?”
    “你们要贺卡吗?我是来推销贺卡的!”我终于鼓足勇气大声的说着,他们也终于听明白我说的话。
    他们马上放下手中的牌,一窝蜂的跑过来。
    我把所有的贺卡都摊在寝室中间的桌子上。他们都被这漂亮的各式各样的贺卡给迷住了,他们这个寝室就卖了20多张。旗开得胜,我信心大增。我每个寝室逐一推销,有的寝室推销十几张,有的寝室推销出去两三张,有的寝室一张都没有推销出去。甚至,有个寝室我推门进去,只有一个学生在发呆,还没等我开口,就大声喊着“:出去!”我只能灰溜溜的离开,我想他可能刚失恋,心情不好!虽然如此,但我并没有失去信心,继续推销。
    推销到第2幢5楼时,我刚想敲寝室的门,一个老头跑过,一把抓住我,大声呵斥“:你是干什么的?”
    我当时吓了一跳,转过身一看是宿舍管理员,我也就放心多了。我以为他把握当小偷了,就很坦然的说“:我不是小偷,我是来推销贺卡的!”
    “我们宿舍不可以推销东西的。”凶神恶煞的看着我。
     我想挣开他的手,但他反而把我抓的更紧了。
    “我又不知道,你们学校不可以推销的。”
    “把贺卡留下,把学生证留下。你明天到保卫处来。!”感觉像是在对我下命令。
    “我走不行吗?”我使劲的挣开他的手,转身就走。
     那老头,一跑过来就抢我的塑料袋。我死死抓住不放,结果贺卡散了一地。此时,周围已聚集许多学生。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喜欢围观当看客,不然鲁迅也不会弃医从文了。
我当时气极了,真想破口大骂,你他妈的不就是看门的一条狗吗!真想说,这贺卡我不要了,你拿去当你邀功的战利品吧。但一想,这是我用将近一个的生活费买来的,我愤怒的心又渐渐平静下来,拿出了我的学生证。
     在围观者的众目睽睽之下,从杭大后门,来到文三路。
     此时正是晚上8点多,五光十色的霓虹,把漆黑的夜晚,点缀得光彩夺目,让人看后眼花缭乱,街道上汽车行人来来往往,一刻也不停下,不时还走来一对对学生情侣。可是,我却感到很孤独,很无助,我想到了远在家乡的妈妈,想到了生活的艰辛,想到了刚才受到的委屈,一行热泪顺着脸颊而下,滚落在地上,溅了开来,犹如我的心,支离破碎。
     第二天中午,来到杭大,问了许多学生才找找到保卫处。一位肥头大耳的工作人员,接待了我,罚了我20元,把贺卡和学生证都还给了我。
     后来,我把这个经历告诉了芸。芸说,元旦班级要搞活动,你把剩下的贺卡多给我吧,我正准备给班级里买贺卡去。其他的贺卡我帮你到女生那去推销。由于有了芸的帮助,我的第一次生意才没有亏本。
发表于 2009-1-17 18: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多了,没有仔细看。
发表于 2009-1-17 19: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发表于 2009-1-17 19:5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大学回忆
也联想起自己的大学生活了 很有意思
希望楼主努力
我还等下文呢
 楼主| 发表于 2009-1-19 00: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混迹杭州15年》之六 过年
  
    时间过得很快,期末考试就要来临,同学们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前所未有的学习热情,带着早饭,背着书包,去自习室,教室抢占有利位置,晚上将近十一点才回寝室,真正到了披星戴月、废寝忘食地地步了。我想如果我们学生每天都有这样的学习热情,中国将会满大街都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即使不是获得者,起码也得是提名了,那中国早将老美踢到一边,坐上世界霸主宝座了,中国不说话,老美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考试结束就开始一个多月的寒假。
   经过近10个小时的水路联运,终于到了汾口汽车。汾口镇位于淳安县西部,西连衢州、北临安徽,是杭州西部的大门,虽是一个小镇,但交通便利,不仅附近的村民,甚至姜家镇、大市镇的百姓也都到汾口镇赶集。在杭州我还没能感受到新年即将来临的气息,可是一出汽车站,就发现处处散发着要新过年的气息,年味浓厚。街头卖春联、鞭炮的小贩成了喜庆的使者,他给人们带来第一声年的祝福,第一缕春的新意;卖鱼的商贩,用罩里豁拉着水里的活鲤鱼,那鲤鱼实际是躲避突然“袭击”一跃而起,却给人们以鲤鱼跳龙门的暇想,也讨得个连年有余的好彩头;卖肉的师傅“啪、啪、啪”的把整半儿的猪肉摔到案板上,那劲头儿也透着年的喜悦;花生、瓜子也架起了大锅现炒现卖,“哗、哗、哗”一声声炒进了多少迎新的喜悦;一盒盒的糖果也摆到了路边的货架上,一颗颗糖果入口即化,甜进心里,甜得人们心花怒放;前来添置新衣物的村民,挤满了浙西贸易市场二楼服装市场,人人都洋溢着新年的喜悦。
    我也被这浓郁的即将到来的新年气息所感染,车途的劳累消失的无影无踪,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我也急于想回到家,看看半年没有见面的爸爸妈妈,感受一下自己家过年的气息,挤上了一辆拖拉机,就往自己家赶。当时车上还有一个和我同村的村民,他对我说你妈这么大年纪还到山上去砍柴我们看看都觉得挺可怜(那几年,村民都在使用煤气灶,村民也不再需要到山上砍柴了.村里也把附近的山进行封山育林了。要砍柴只能到更远的山上去。那时我家买不起煤气灶,只能还是烧柴火,由于爸爸身体不是很好,砍柴的事只能落在妈妈身上)。村民说还有一次你妈一个人在山上砍柴一不小心从山上滚落下来,倒在山脚下的乱石堆里。好在有个农妇路过此地赶紧把你妈背回家。到家之后你妈并没有去医院,只是叫村里的赤脚医生看了看。爸妈为了让我和弟弟安心读书,从来没和我们提过这些,我一直以为爸妈在家过得还好,没想到过得却是如此艰难。听到这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眶里满含着的泪水,此时犹如决了堤的洪水,倾泻而出,泪流满面。妈妈不去医院是怕花钱,她要忍受身上多大的剧痛呀。当时我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让爸妈过上幸福的生活……
    走在村里的石板路上,心里很沉重。先前被新年的气息所感染的喜悦早已荡然无存。爸妈已经在村口的桥头等着我了。爸妈又苍老了许多,又添了许多白发,脸上的皱纹又加深了,身上穿着的还是很单薄的衣服,浑身瑟缩着。爸爸手上提着纸包和一支长烟管(爸爸烟瘾很大,但又买不起香烟,只能又拿起长烟管),那手,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我鼻子一酸,不争气的眼泪又溢满了整个眼眶。我赶紧别过脸去,不让爸妈发现。
    家里没有一点即将要过新年的气象。往年,天花板上早已挂满了猪肉。在农村,几乎每户人家年底都要杀养了一年的猪,并腌成腊肉,准备吃上一年。而如今,天花板上,只挂着寥寥几串猪肉,这些猪肉还是亲戚朋友送的。爸妈把所有的猪肉都卖掉了,当做我们兄弟俩明年的生活费,这意味着来年爸妈只能吃自家种蔬菜,没有一点荤味。家里也没有买漂亮的、好吃的糖果,有的只是自家种的瓜子。家里年画也没有买,我和弟弟就自己用毛笔在大红纸上写了几个大字,贴在墙上,权当年画。鞭炮也只是很小串的那种,当时我就想,等我有钱了,一定要买很大串很大串的鞭炮,让鞭炮声响彻云霄。爸妈也没有添置新衣物,准备穿旧衣服过年,但给了我们兄弟俩每人一百元,要求我们添置过年的新衣服,说再穷,也不能穷着孩子。
    新年来临了,我们虽然没有丰盛的年货,但我们一家依然过得很幸福,因为我们坚信,我们的日子迟早会苦尽甘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9 12: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混迹杭州15年》之七 他们都恋爱了

    寒假很快就过去了,我怀揣着爸妈用过年的猪肉换来的学费来到了杭州。到杭苏旅馆下车时已是晚上7点多,我竟然又找不到车站,只能像无头苍蝇,到处乱窜,最后还是走路走到学校。极度郁闷!
    第二天,辅导员就宣布了上学期考试成绩和补考名单。我们寝室,总共五名同学,班级倒数后四名都在我们寝室,好在我处在班级的中游,全寝室就我一人不用参加补考,为寝室争得了一点点荣誉,至少没有全军覆没。最郁闷的莫过于阿龙同学,共计4门功课补考,每门功课补考费50元,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呀!阿龙同学与我高中是同班同学,大学又是同一个班级,同一个寝室,所以关系比较密切。他自从考上大学后,就放松了学习,开始学会了抽烟、喝酒,喜欢上了足球,尤其是沉迷于电子游戏。他不是在足球场,就是在学校门口的电子游戏房,甚至期末考试时,为了玩游戏,匆匆考完试,第一个交卷,然后直接冲进游戏机房。为此,他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4门功课补考,据说一个学期有5门功课不及格,要留级甚至退学。我们都很担心,经常劝他安心读书,远离游戏,但收效甚微。他好比就是现在经常说的“网游少年”,沉迷于游戏中的虚幻世界。
    寝室另三位同学分别是阿达、阿辛、老屠。我们寝室的老大阿达来自美丽的桐庐瑶林仙境,谈吐风趣幽默,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深得女生的喜爱,在高中时就开始谈恋爱,是个情场高手,恋爱专家,我们有什么恋爱问题都向他请教。阿辛和我一样也来自天下第一秀水千岛湖,他沉默寡言,头发蓬松,衣着朴素,经常两手插在裤袋里,弓着背在校园内旁若无人的闲逛。他爱好文学,尤其喜欢后现代主义作品,写出的文章,含蓄深奥,一般人看不懂。记得一位女同学曾说过,班级最帅的就是阿辛,其实他蓬松的头发下隐藏着一副俊秀的脸庞。老屠,我们这样称呼他并不是他年纪大,反而在我们寝室他年纪最小,而是因为他喜欢丢三落四,我们戏称他老年痴呆提前到来。老屠来自余杭,长的眉清目秀,同学们都把他当小弟弟看待。他谈吐也很幽默,尤其喜欢讲冷笑话,经常和阿达一唱一和讲笑话,给我们的大学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他每周五都要骑车回家,周日返校。周日返校时,自行车钥匙经常随手一扔,每到周五就翻箱倒柜到处找钥匙,好在每次都能找到,他的名言就是乱中有序。有一次,我把他的东西理理齐,他竟然责怪我说,理得这么整齐我怎么找得到东西呀,不要看我的东西乱,其实乱中有序,东西放在哪我自己心里很清楚。
    这就是我可爱的、个性鲜明的四个室友兼死党。
不久他们都恋爱了。
   阿达是情场高手,早在读高中时就已经谈了女朋友,并且女朋友也考上了杭师院。大家都认为他们的恋情会向更深一步发展,但最终让我们大跌眼镜。也许是初恋不懂得爱情,也许是他们的爱情本身就不牢固,也许是大学里帅哥太多,总之女朋友移情别恋,离他而去。从此,他时常精神恍惚,嘴里经常念叨着,我的珺呀,你在哪呀!你快回到我身边吧!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恋爱的人,只能劝他不要在一棵树吊死,天涯何处无芳草,不要为了一棵树而失去整片森林等等。但是没有任何效果。后来看到一句话说,忘记一段恋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我们就开始策划让他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我们把全班的25位女生都扫描了一遍,觉得敏是最佳人选,她和老大阿达来自同一个地方桐庐,有共同语言,再者敏长得也不错,应该是老大喜欢的类型,尤其是在平时的接触中发现,敏对阿达很有好感,对阿达的遭遇也深表同情。我们采取了很老土的方式,买了两张在杭州商学院会堂的电影票,对阿达说今天晚上我们寝室一起去看电影,到时电影院门口等。我把另一张票交给芸说,这张票你交给敏,就说你请她看电影,到时门口等。我当时明显的感受到了芸的一种失落。芸不太乐意的接过电影票,小声的对我说,你什么时候也请我看场电影。还没等我听清楚,她转身就跑进了女生宿舍,只留给我一个害羞的背影。
    晚上,我们四人在寝室一直在等阿达的消息,到了晚上9点钟,阿达哼着歌,拎着一袋东西回来了。大家都用一种很犀利的眼神看着老大阿达,看得阿达直发麻,说今儿大家是怎么了这是,说得声音都发颤了。我用阴阳怪气的声音说今晚电影好看吗?我故意音调拖得特别长,然后定定地看着老大阿达。老大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一句话没说,打算躺到床上闷头就睡。大家哪能让他睡啊,我们一拥而上,把阿达揿倒在寝室中间的桌上,要他如实交代。他把东西举起来,悬在空中,说,兄弟,谢了,我早知道你们会这样呀!这些都是给你们买的夜宵。我们打开一看,有四听啤酒,几只鸡腿,几包花生、瓜子和一包云烟牌香烟。
我们寝室又充满了欢声笑语。
    一天晚上,我被上铺的老屠说话声惊醒,他一会儿哈哈大笑,一会儿又大声说着,我好喜欢你,你好漂亮之类很肉麻的话。我爬起来一看,他们都在睡梦中,原来老屠在说梦话。我赶紧把其他同学叫醒,老大阿达拿出录音机,把老屠的梦话全都录了下来,我们就各自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把老屠的棉被掀开,虽然他力气大,可毕竟我们人多势众,在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再加上严刑逼供,要他说出谁好漂亮,好喜欢谁。起初他死不承认,一副打死我都不说的架势。最后我们拿出杀手锏,在寝室播放着他的梦话,我好喜欢你,你好漂亮。他最后只能跪地求饶,和盘托出,原来他喜欢的是我们班的蓉儿,我们真佩服他的眼光。蓉儿是地地道道的杭州人,她有着如瀑布般垂直的秀发、比模特还要棒的身高、像星星般一闪一闪的睫毛、水润的肌肤白里透红、像蔷薇般诱人的红唇,是许多同学的梦中情人(大学毕业后蓉儿当上了空姐,专飞国际航班)。当时,我们谁也没注意到,阿龙脸色一下暗淡下来,退出我们的严刑逼供。我们说你小子加油啊,等着你请我们吃饭呢。老屠将头点得跟舂米的锤子似的,说我一定不辜负大家的厚望,坚决拿下这一仗,把红旗插到太行山的山顶。于是老屠把本来秘密的行动公开化,在我们面前努力地追求起蓉儿来。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逛街,总之什么手段都使上了,可也没见什么起色。最后那位蓉儿说,她只是把他当小弟弟看。看来老屠只有暗恋的份了。
    后来在一次晚上卧床会上,我们又开始谈论班级女生,阿龙一不小心,说出自己也喜欢蓉儿,好在我们都躺在床上,不然晕倒一大片。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又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天我从阿辛那借了本卡夫卡的小说,在小说的后面,写着“我们的距离是那么的近又那么的远,我们是那么的熟悉又那么的陌生,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蓉儿”。当时我吃惊不小,怎么我们寝室才5个人,竟然有3个人暗恋蓉儿,这是什么世道呀!后来和他们开玩笑说,干脆在我们寝室挂张蓉儿的照片,你们三个人每天早上,敬上三支香,拜三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千岛湖论坛 ( 浙ICP备05073341号  

GMT+8, 2017-11-24 04:07 , Processed in 0.33561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