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千岛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15510|回复: 17

[公告] 2013年网络原创 第十五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23 10: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排队
(小桥流水)


  上周六,车子行驶在G330国道诸葛至永昌段时,因前方堵车,只得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似蜗牛爬坡,汽车一辆紧挨着一辆,密密麻麻地排起了长队。偶尔见到一个交警也是有气无力,面无表情,面对这见首不见尾,一眼看不到头的长龙,他那神态我感觉到一种万般的无奈。是呀,这种时候谁能听他指令?他的指令此时此刻又有何用?唯一的只能是大家耐心地排队和等待。

  排队,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其实无处不在。对于人们来说早已习以为然,购物也好,办事也罢,几乎样样都少不了排队。

  生活中的排队有许多时候还是要看运气的,有些不长的队伍或许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一旦有很长的队伍,可能会让你排上几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这种时候,就不得让你去拼体力和耐力了。譬如像春运期间排队购票,一站几乎会消耗你很长的时间。再譬如像“十一”黄金周出游,那景区中的景点处处人满为患,干啥都少不了排队,这种时候就必须提早作好思想准备,不然,排队会让你排得没了脾气。

  我曾经有过几次这样的经历,那排队的滋味到现在回想起来都不好受。那次在黄山游览,刚准备乘坐缆车上山,买好票后,当我进入景区时,眼前早是黑压压的人群,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尤其那上山坐缆车的队伍已从山脚排到半山腰,令人望而却步,人挨人、人挤人,无奈之下还得硬着头皮排队。记得我那次是从上午8时多一直排到中午边才坐上缆车。排队中时不时地还看到一些小的插曲和纠纷,像吵架,相互指责谩骂,有的甚至大打出手。其实都是因为一点点小事所引起的,如你踩到我了,我挤着你了,要不就是插队什么的。

  说起排队,有的人还真缺了耐心,望着前方队伍一时半会没有挪动,导致心态失衡便大声谩骂起来,那种感觉,那种滋味实在让人一辈子难以忘却。

  如今,有的排队方式已引进了比较科学的,如进银行办事,就设有叫号机,这种方式它既能代替你排队,让你拿个号坐到一边休息等待,甚至还可取本杂志或报纸边看边等,免除你的排队之忧。

  排队,其实是一种规则,是一种秩序。大家都自觉遵守这种规则,自觉遵守这种秩序,那与人与已都是有利的,这样既方便了他人,也方便了自己。如果大家都不去遵守这样的游戏规则,这样的秩序,说轻了也许你一时占到了便宜,但最终还是害了自己。所以有些游戏规则是需要大家共同来维护和遵守的,就像法律法规,人人必须遵守是一个道理。再则,排队也是判断一个人的修养,有修养的人,往往不会随意去插队,更不会为了一点蝇头小(私)利而去损害他人利益。  





麻绣情·女儿梦
 (樱花梦)



  离开八都王阜的老家已二十余年,这些年中,老家的民间绣艺——麻绣的回忆一直在我脑海中深藏。

  依稀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邻居姐姐出嫁时穿着火红火红的嫁衣,头戴红花,手拿红帕捂着嘴巴,脚上还穿着自己一针一线绣出来的红底绣花鞋,在伴娘撑着的红色花伞下被搀扶着走在长长的迎亲队伍中间。尤其是新娘走出娘家大门时低着头的羞涩,一路不断响着的喜炮,一路分撒着的喜糖,一路大人和孩儿们的欢闹,一路留下的红红炮花……

  这老家八都的大婚场面在我小小的心头已印上了别样的记号,细细想来,其实最让我记忆犹新的还是那嫁妆里面被红绸带系着绑在大红箱子上面的青底白花麻绣。因为在邻家姐姐出嫁前,不懂事的我没事就去看她那双绣花巧手在藏青色麻布上飞舞,看她在麻布上绣出很神奇却让我看不懂的图案……

  曾经的年代,老家的生活非常贫穷落后,因交通闭塞,所以很多生活用品都靠自给自足为主,就连衣物鞋袜基本也是自己手工制作。在我年龄很小的时候,邻家姐姐因正在为自己准备嫁妆,所以经常坐在堂前的大门内绣花,于是母亲出门前总让邻家姐姐照看我一下。我也就很听话地坐在大门槛上,双手托腮看着姐姐那双巧手飞舞,看着姐姐用七彩丝线在白布或红布上绣花,虽然姐姐绣的品种很多,但我最喜欢看的还是姐姐绣的麻绣。

  看着姐姐绣花,有时也会问一连串的问题:绣的是什么?这么漂亮,绣出来给谁用的?邻家姐姐每次都是微微含笑地简单回答:给自己用呀。不懂事的我便又追问:你自己用为什么要绣这么多呢?这时姐姐便用手摸摸我的脸蛋,带着些脸红的羞涩回答:小孩子不懂别乱问,等你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了!

  幼时的我便不懂装懂地点了点头应道:哦……

  印象中,心灵手巧的姐姐在绣的时候是以麻布细细的孔眼为针步的(其实跟现在流行的十字绣差不多,准确地说那不是绣花,而是挑花,因为每一针都是由下往上挑起的),姐姐看我似乎对麻绣感兴趣,所以就告诉我说:在自制的藏青色麻布上可用白色麻线绣上似像非像的各种花草鸟兽,还有类似甲骨文字的“福、寿、囍”等等,虽然那时的我看不懂什么,但通过姐姐的诉说,让我能感觉得出各种图像的生动和青底白花给人带来的赏心悦目。似懂非懂的我等长大后才知道,其实每一种动物和花草都具有美好的象征意义:比如麻绣上的蝙蝠和鹿,象征着福禄;牡丹象征着富贵;仙桃则象征着长寿等等。可每一幅麻绣似乎都是由四幅相同的图案对称组成的,所以不管多么复杂的一幅麻绣,姐姐在挑花时还是从麻布的中间起步的,等到全部挑完,最后还要回到中间收针,且从开始到结束都是一针走到底,所用的麻线也从不打结,真是佩服姐姐的惊人绣艺。现在想想,这样的绣花方式或许是寄寓出嫁前的姑娘对未来美好生活的一种祈求,希望自己和未来的夫婿同心同德、顺心顺意、万事圆满;希望自己手中线的那一头系着丈夫的心,走出家门,无论到哪儿,最后都会回到自己的身边,回到自己温馨的家。

  想起姐姐的麻绣,让我至今不得其解的是,麻绣没有像现在的十字绣一样有个样本对照着绣。那时,一块干干净净的麻布,没有任何对照样本,该绣什么,怎么绣,什么图案该绣几针,又该如何转承起合,全都在绣者的心里,实在让人不得不佩服。

  事实上,自古以来的针线活是最具女子气质的东西。我见过很多影视作品中塑造大家闺秀的形象,皆是手执针线,在窗前的绣花架子上绣花,偶尔脉脉含情的双眸望着窗外,一阵绯红飞过脸颊,更显深情无限。让我印象更深的是因思念郎君而刺破了纤纤细指,一点鲜红染上了白色绸面,便又借此绣为一朵鲜红的梅花,这更是寄寓了对于郎君的款款深情。回想早年邻家姐姐挑花时,那一针一线的细致便似一个多情女子缠绵的情愫,点点滴滴都透着嫁前姑娘对未来夫婿温婉细腻的深情。

  现在想想,对于那个年代的女子,绣花不只是一种手艺,尤其那针线好比她们手中的笔墨,在青白交织的游走中轻轻诉说着待嫁女儿的寂寥心绪,她们用丝丝纯真织就一个美丽的女儿梦,何处起笔,又在何处落笔,在她们的心中都是那么的干净利落。

  还记得老家流传的一首民谣:“柏子树,柏子桠,柏子树下好侬家。生个儿子会挖山,生个囡人(女儿)会挑花,一挑挑到十八岁,嫁着个好侬家……” 一首质朴的民谣唱出了典型的男耕女织生活画面,且似乎挑花和一个姑娘的婚嫁休戚相关。曾经听老一辈的人们说过,姑娘出嫁前,要为未来的丈夫挑绣围布、饭袋,围裙且都要成双成对,新婚后,新郎便围上新娘绣的围布,背上新娘绣的饭袋出门干活,人们便自然以围布、饭袋上绣花图案的好坏作为判断一个新娘是否优秀的标准。

  我长大后才明白,当初邻家姐姐为何会无数个日子都那么安静地在堂前绣花,原来那一针一线绣入的都是浓浓的情,绣的都是待嫁女儿心里那个美好却不可言说的梦。

  针为心,

  线为情,

  柔情锦绣深藏。

  几多相思,

  几多渴盼,

  却是欲说还休的羞涩无限,

  这期期艾艾的女儿情怀,

  最是让人醉心醉魂

  ……



深秋乌桕红似火


295348495 摄



戳鳖
(土铳)

  鳖,学名甲鱼,在遂安,有部分人却叫团鱼。主要生活在江河、小溪的沙滩边。但在冬天,一般藏身于河滩沙子底下或石岩洞穴之中。

  捉鳖,遂安的方言“音:戳鳖”, 戳鳖者活动范围较小,从业者不多,是因为平日里很难见到野生的鳖。

  戳鳖者的工具都很简单,几乎和结猪师一样,腰间别个小鱼兜,手握一根竹竿,竹竿的下端还要套一个尖尖的铁头。据说戳鳖的人都能根据天气预报来测算鳖的活动周期,能分析鳖的活动场所。

  曾经的年代,汾口武强溪畔一到春夏季节,就有戳鳖人在溪边浅浅的沙滩上寻找鳖行走的脚印,然后针对目标立马用手中的“标枪”这儿戳戳,那儿钗钗。如一时找不到鳖行走的踪影,或许只能欣赏微风吹过水面,观望溪边槐树林中不时飞过的小鸟。

  现如今,由于农药使用过多,使环境受到了很大的污染,那些人为因素的破坏,导致野生鳖几乎难以寻到,为此,过去那些手握“标枪”的戳鳖者也随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用电瓶触小鱼、小虾……

  好在科技的快速发展,那些几乎消失的鳖影又开始出现,就在汾口的中华鳖养殖基地,一只只可爱的鳖又能让无数戳鳖爱好者重新找回戳鳖的乐趣,尽管那些人工饲养的鳖能带动一方经济的增长,能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业。可如今的鳖却不再是过去的鳖,如今的景也不是过去的景,如今戳鳖者的工具更不是过去那种简单的工具了……  




观钓有感
(汉散人)

荻花飞舞钓秋深,谁解陵滩旧日心。

湖畔松涛风起伏,天边帆影浪浮沉。

隐矶但有磻溪岸,云瑞偏祥凤竹林。

若识鲈鱼真趣味,鸟啼花语也知音。




冬雨
(周家海)

冷风

是你从天而降的台阶

拾级而下

却无心观赏沿途的风景



委实不得而知

打在枯荷之上

迸溅起的露珠儿

和打在伊人伞蓬上

四处飞奔的碎玉

到底有何不同



如果此时风停

而雨依旧在淅沥不止

只有伊人依然满怀深情地

伫立在深绿色的背景中瞭望

一任唏里哗啦的雨声

把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

——泪若雨下……  



温 馨


千岛美鱼 摄




一眼万年
(装淑女的小妞儿)


  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当我真正体味这句话的酸涩时,泪水却婆娑了那些寂寞的岁月……

  白落梅如是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这一季,走过了风雨的泥泞,经历了岁月的沧桑,相拥让人喜极而泣,对视让人无语凝噎,太多的感伤,太多的期待,化成一种无言的幸福诉说。莫叹旧年梦如云,只盼今朝把酒同,你若不离,我亦不弃。

  碧血铸诗,煮酒浇风,一帘幽梦锁朱窗,半生相随。梅雨疏篱,枕泪清寂,最是,多情最伤怀,无情尤怨恨。

  烈日消退,寂寞压境。我看见,许多故事在风中飘散,一些影子渐渐隐入夜色中,一些名字摇曳在记忆里流逝……

  怅望陌上,殇影千剪,不绝如岚。爱情的宿命里,总是难逃缘分的拷问。灯火阑珊处,有人离开了,有人错过了,有人缩手了,甚至有人哭亦有人笑……很多时候,我们总是小心翼翼地付出、去爱人,犹隔起一道无形的屏障,拒之心门以外,你任我憔悴,我任你枯萎,于是,猜测着也算计着,以至蹉跎着亦失去着……

  夕阳垂老,晚枫半红,孤鸿别去惊桠,霞蔚暗染红叶。不取一朝暖,只盼三生存,今生所愿,只求与你朝暮相伴,合欢树下共醉怀。

  一壁江山如画,古径瘦马飞花,身立千年岸,魂曲两世断。弱水三千,潺潺痴梦如幻,誓言不作烟云字,此意绵绵无尽期。

  如果,今后的路或许风雨载道,或许料峭卷尘,你可否与我牵手俱往,许一片天荒地老不变天?

  一剪流年香,两袖清风醉。在时光轮回的千年里,谁又遇见了谁?那一眼万年的凝眸里,是否又意味着另一个故事的伊始呢?

  写到这里,凝望着窗外轻纱如缕的月光,思念止不尽地喷涌出胸口,我的心,突然无与伦比地温柔起来……

  往后,世事纷扰,亦或是,缘分总有太多变故,我还是愿意相信爱情,相信幸福一定会青睐每颗为爱执念的灵魂。

  我相信,在苍穹鸟瞰下的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落,一定存在着灵魂最后的落脚点。而在那一处,自有一堆篝火安静地等待,以便开始新的故事。  

发表于 2013-11-23 11:25:0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上榜网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24 19:36:22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谢谢编辑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24 21: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恭贺新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22 10: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洁身自好 于 2015-6-16 17:35 编辑

好,谢谢你,大家都需要的好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10 16: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气慢慢转坏,凉风渐渐袭来晚上被子要盖,免得手脚冷坏;没事刁根骨头,这样可以补钙;不要说我太坏,祝楼主的帖子越来越红火~。
烤面包的做法 http://www.52cake.net/thread-561759-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20 14:3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洁身自好 于 2015-6-16 17:35 编辑

楼主辛苦了,非常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31 13:3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洁身自好 于 2015-6-16 17:35 编辑

不错不错,楼主是个绝对高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3 09: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绝对支持您,今日强帖











白癜风治疗的较好办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5 22: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的啊












末法王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千岛湖论坛 ( 浙ICP备05073341号  

GMT+8, 2017-11-21 06:41 , Processed in 0.41065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