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千岛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21784|回复: 242

[小说] 五彩瑶山(长篇章回小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1-3 12: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子 于 2013-3-29 23:13 编辑

五彩瑶山
    淳安人都知道,临岐有个瑶山乡。瑶,美玉也。瑶山,难不成是座玉山吗?在我想来,古人起这样一个名字,一定有它的来由。然而,大多的人以为这无非是一个乡镇的名称而已,与玉无关。
    古时的瑶山源属九都,我住的村庄位于九都口。瑶山人出门办事都要经过我们村,至于我和瑶山人的交流,可以用频繁两字来形容。但是,当我每每问及瑶山人,瑶山是那座山,十有八九答不上来。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瑶山只是一个乡名而已,是一个区域的概念,而不是一座山的名字。
    我上“谷歌地球”搜索瑶山二字,居然找到一个叫做“瑶山尖”的位置,它位于瑶山乡富岩村的西北边。这个结果让我兴奋不已,我想,既然有这样一座山,山名曰瑶,我就有必要一探究竟。
    赶紧电话联系瑶山的两位好友,他们都姓唐,都是土生土长的瑶山人,他们自称为“瑶山通”,我称之为“二唐”。当得知我的意图之后,他们也倍感兴趣,约定次日前往一探。目的在于确定那座山是瑶山,至于能不能找到玉石,是不抱有什么期望值的。
    翌日,我们三人一行驱车前往瑶山乡富岩村。冬日的乡村冷清的很,村道上几乎看不到人,直至找到一个路边的杂货店,里面人头攒动,见到那些男女老少挤在一张小方桌周围,好像是在小赌怡情。我问及瑶山是哪一座,一个个摇头晃脑,或曰没有,或曰不知道。“二唐”说,我们去问村中的老者,总会有人知道的。
    富岩村,四面青山环抱,村口两座山脉,左似狮子,右似大象,尤其是右边的象山,身子、头、鼻子,真当是象!一水自北南来,流经村庄,至象鼻处高落差而下,形成瀑布,蔚为壮观!村西有龙脉似下山虎,虎口不远处有一孤山似猪,宛如老虎掠猪之状。村中溪流有石桥相连,桥东有土墩形似鲤鱼,桥西有山包状如乌龟。在我看来,如此山水形胜实乃少见,真可谓风水宝地也。
    过了石桥,我们三个来到一个叫做“河潭头”的自然村,经“二唐”的指引,我们打听到有一个姓潘的老者,据说他知道“瑶山”在哪里。
    进了门,看到老潘坐在火炉旁。老潘见到我们来,站起来握手欢迎,把我们让至火炉櫈上坐下来,他用火楸将火炉里的灰扒开来,红炼炼的炭火将灼热的温度传递过来,暖和得很。这时老潘的儿媳端上热茶来,向我们三个敬茶。这是九都人冬天的习俗,淳朴而真诚,作为客人很是受用。
    茶罢,我开始敬烟。老潘不抽烟,“二唐”也不抽,递给老潘儿媳妇,她说也不抽。我知道到乡下敬烟,见人都得敬,不分男女老少,这是礼节。往往有些老妇女,她们也会抽两口,倘若你不敬,说你轻视人。我自己就着火炉里的炭火将烟点燃,寒暄过后,老潘打开话匣子,谈今谈古,说天说地,关于瑶山的故事与传说,知道得真多,“二唐”和我听得目瞪口呆。我对“二唐”说,真的“瑶山通”在这里,你们假的无语了吧。

未完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6威望 +70 金钱 +60 收起 理由
奈良的鹿 + 10
冷于火 + 10 + 10
劲松 + 10 + 10 赞一个!期待下文
土铳 + 10 + 10 听啪唔要泡茶点烟的
好心人520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1-3 14:30:20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谓瑶山,愿听其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3 22: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相思河边 于 2013-1-14 16:01 编辑

   “ 富岩出过天子呢!”老潘道。
   “是吗?”我很惊讶,“这是什么朝代的事呢?”
    老潘接着说:“什么朝代不知道,我也是小的时候听老人谈的。”
    老潘唱起了民谣:“富岩天子何家将,赦送湛村出宰相,琅坑琅洞撑凉伞,龙村龙畈造粮仓,朱坑桥外讨饭相。”“课上上课办学堂,下坞塘建议事堂。”这些民谣在瑶山流传了几百年,它了来历却扑朔迷离。
    老潘年近古稀,华发似雪。但中气十足,讲起故事来有板有眼,谈吐掷地有声:
    相传老早时候,徽州府有一个堪舆先生,姓许名准,人称“许天机”,从徽州开始寻龙脉,见昱岭山脉雄伟,一路南下,过牵牛岗来到富岩村。但见田畈北面有一幢徽派建筑,白墙黑瓦,气势恢宏。远看马头墙重重叠叠,近看门楼翘角飞檐。青石门柱外立着一对石门当,圆滑如镜,底座上尽镌深浮雕,走兽飞禽;门楣上书四个大字:光天化日,窗眼上各书清风、明月二字。门楣上首一横砖雕,层层深入,繁复镂空,刻画三国人物故事五组:第一组是“空城之计”,说的是诸葛亮吓退司马懿;第二组是“兵入咸阳”,说的是项羽引兵烧秦宫;第三组是“垓下之战”,说的是刘邦使用离间计;第四组是“城濮之战”,说的是晋文公退避三舍战子玉;第五组是:“长平之战”,说的是秦赵两国相争。五组砖雕,人物众多,器械不一,但刻画得栩栩如生。
    许天机暗道:“这户人家非同小可,吾当入内一探究竟。”抬头但见大门紧闭,门扇上左画神荼右画郁垒,一对凶神恶煞。许天机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起铜门环一阵猛敲,霎时有人来开门。许天机看来人,粗布蓝衫,腰系围布,年轻力壮,料知是这户人家的长工,于是作揖道:“鄙人自徽州来,是否可以通报你的东家,搭桥(注:暂时过渡一下的意思)借住一宿?”长工道:“阿拉东家好客,方便得紧(注:瑶山方言),客人请进就是。”
    许天机见长工如此有礼,料知是有修养的人家。复身到门口晒坦里,卸下肩上的褡裢,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脱下脚上的满纽草鞋,在坦坎上敲了敲泥,然后穿着齐整,迈腿进门。入门有玄关,人往两侧走,进入前厅。
    但见前厅为高低抬梁五架结构,株木柱子粗过抱,樟木月梁大又壮,雀替梁托精雕细刻,椽子望砖黑白分明。走到天井边,但见一横五间,宽敞明亮。天井一周立着八根银杏柱,柱头上八只牛腿,分别雕刻着八洞神仙。厢房格子门窗十二对,雕刻二十四孝故事。天井中间架一石桥,以通前厅和中堂,桥下流活水,可见鲤鱼游动。
    许天机过桥至中堂,见上横一张金漆老供案,案中一只墨玉香炉,三支清香燃过半;案东一只景德青花瓶,案西一面信州青铜镜。堂中一张紫檀汉文桌,一边四条花梨靠背椅。上首一块金字匾,上书“叙伦堂”三字。
    长工请许天机入座看茶,自己进内堂请主人出来会客。许天机在堂中面朝外坐定,端茶来喝。忽听得呼呼的声音自天井上空来,屋檐上飞下一只怪鸟,鹰不像鹰,鸡不像鸡,五色羽毛油光发亮,五尺尾巴开屏如伞,长喙似钩,直冲天井里去叼鲤鱼,但见那鲤鱼顿时化成龙形,口喷火珠,吓得那怪鸟扑翅而逃。
    许天机一惊,茶杯离手,掉在地上,打了个粉碎。正在这时,后堂传来咳嗽两声,出来一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3 22: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土铳 发表于 2013-1-3 14:30
何谓瑶山,愿听其祥。

土铳兄慢慢看来,好戏在后头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3 22: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到过富岩村三回,所以挺感兴趣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5 00: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欲知天子何在?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0 22: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相思河边 于 2013-1-14 16:01 编辑

《五彩瑶山》之三
    许天机回头看时,只见后堂过槅门处走出一个老者。但见:
    年近古稀,步伐轻盈如少壮,目光有神,面容清秀若童男;头梳一髻,绾了两根黑丝带,身披一领,穿着一件青布衫;一头白发,能胜天山千里雪,一挂银须,堪比琼台万丈丝;几疑上仙访故里,只道老叟还人间。
    许天机立起身来见礼,老者抱拳还礼。客左主右,寒暄坐定。许天机受天井里一幕之惊,还未缓过神来,见茶杯已碎,甚为尴尬。老者说道:“客伲不要紧(注:方言,客人没关系的意思),失手失脚,经常的事,不必介意。”回首向后堂喊茶,须臾走出两个女子来,一个敬茶,一个敬果,八仙桌上摆好,然后分东西两边立着伺候。
    老者问道:“客伲哪里侬,从哪里来?”
    许天机惊魂甫定,结巴道:“敝、敝、敝人徽、徽州人士,从牵牛岗寻龙脉到此。”
    老者道:“原来是堪舆先生,失敬失敬!”
    许天机道:“哪里,哪里,敝人才疏学浅,见笑见笑!”
    老者一听是风水先生,将许天机细细打量起来,但见:
    头戴一圈混元巾,灰白发髻插长簪,身穿一袭衲头衣,黑皂麻线露短摆;脚踏麻履,高筒袜子紧裤脚,腰系葫芦,低口缘瓢挂衣边。一珠帽正,带皮和田乳白玉,两支慧剑,盘丝纽扣扎胸前。目光如炬,三十黑夜见五指,谈吐若儒,二百紫衣失三言。哪里是说空道空假术士,分明是点石成金活神仙。
    许天机道:“见东家堂上挂匾‘叙伦堂’,想必贵府姓方,看贵府营造如此佳构,风水一定不凡。”
    老者道:“鄙人正是姓方,名祷,字瑶峰,屋宇如同茅舍,惭愧,惭愧。”
    许天机问:“贵府多少人吃饭?看来家境颇丰,不知边上二位是?”
    方祷回道:“鄙人今年六十有九,女客(方言:指妻子)六十有五。哎,命不好啊,四十岁上得一子,五十岁上得一女,边上一个是媳妇,一个是小女。雇了一个长工,替阿(方言:我)做些粗活。”
    许天机觉得奇怪,问道:“那你的儿子呢?”
    方祷仰天长叹一声,说道:“阿平时做一些木料生意,经常放木排到城里去卖,赚了一点钱,买了一些田地,每年收些田租,这屋也是这样赚来的。十年前正月里儿子讨了媳妇,阿想乘端午水去放排,儿子孝顺,一定要随行。以前都是阿自家撑头排,儿子说他年轻灵巧些,让他撑头排。那里晓得放排以后,暴雨倾盆,洪水滔天,排到阎王滩,撞上水鬼石,儿子没有经验,排散人亡,连尸首也没有找回来啊。”说着眼眶里涌出泪花来。
    许天机自知问得失礼,宽慰道:“人生在世,生死由天,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请不必悲痛。”
    方祷用衣袖擦了擦眼睛:“苦了阿这个媳妇,新婚不到五个月,没了丈夫,阿念她年轻,劝其改嫁,她死活不依,在家中女当男,百般孝顺,屋里田间,无事不做。还有这个女儿,和嫂嫂同吃同住同做事,形影不离,媒人踏破门槛,她也是死活不同意,说什么嫂嫂不嫁她也不嫁,要和嫂嫂一起过老。哎,还有阿个女客,六十花甲还怀孕,五年了,肚子大得像宏桶(方言:一种木制大水桶),床上也下不来,两姑嫂天天送饭到手里吃,一餐要吃半饭甑,至今不分娩。真是愁煞侬”。
    许天机听到这里,联想起前面天井里发生的怪事,觉得这户人家的事情甚为蹊跷,请求道:“方老先生,能否带我进内堂一看你的夫人?”
    方祷道:“女客有些怪异,许先生还是不看为妙。”
    这句话更使许天机产生了怀疑:“请问如何怪异法?”
    方祷道:“肚子大的出奇,说话时好像口中有几个人的声音。”
    许天机道:“这个不妨事,你领我去就是。”
    方祷领许天机进入后堂,后堂的天井小得多,天井中央摆着一块巨大的水硝石,石头长满了青苔,顶上长着一株五针松,粗细过握,躯干酷似一条苍龙,针叶青翠欲滴,一缕青烟盘在青松之上,也不飘散。
再过一个莲花门,才到内堂,方祷指着一个右边的正间道:“许先生,这个就是阿女客的卧房。”
    这时方祷转身去交待女儿媳妇准备午饭,许天机只身推开方夫人的卧房,前脚踏进去,后脚还未跟上,忽见房中景象,又是一惊,这一惊非同小可,只见许天机啊呀一声,身子往后一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1 07: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一篇小说,快快上来,我要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1 08: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降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2 13:51: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在吊胃口了,快快叨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千岛湖论坛 ( 浙ICP备05073341号  

GMT+8, 2017-9-25 12:09 , Processed in 0.44496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